读者之家

 找回密码
 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查看: 53|回复: 0

[原创文章] 母亲的汗水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18-5-13 15:56:28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    每当吃起年糕,便想起母亲,想起她挥汗如雨的身影。
    做年糕的原材料是黍子,去皮后,和小米一样黄,只是比小米的颗粒稍大,在盛夏成熟,这就决定了它黏黏的品质。
    记得小时候的一个夏天,和伙伴们玩累了,玩腻了,不知怎的忽然想起了母亲,是想听她一边做针线活一边哼着的小曲?是想看她微笑和发怒的表情?还是想让母亲做点好吃的?似乎都不是,只是想看看母亲现在正干什么。
    飞也似的跑回家,大门紧锁。这才想起母亲的话,咱家的黍子要熟了,过年时蒸一大锅年糕,喂喂你这小馋嘴。
    转身向打谷场上跑去。
    阳光很毒,热气熏蒸着脸颊,土地烧烤着双脚,道路两边大树身上的叶子都耷拉着脑袋,看上去个个灰头土脸的,天上没有一块云彩可以当伞,我就扯了几根细软的柳枝,辫成圆圈,套在头顶。远远看到打谷场上人影晃动,虽然土地都联产承包了,但大伙还共用一个场地。
    到了打谷场,看见母亲还有其他的乡亲们都在忙碌着,为了避暑,每个人的头顶都搭着一块白毛巾。我默不作声地向母亲的身边走去。母亲背对着我,正攥住一把黍子棵举起,然后用力向地面上摔去,是为了把黍子粒摔掉。当我走到她跟前时,母亲这才发现了我,埋怨和怜悯交织在一起,“这么热,把你晒成肉干啊!快回去。”我正在摇头时,母亲扯下她头上的白毛巾给我擦汗。这时我仔细端详着母亲:脸红红的,汗水顺着面颊流到脖子里,有些散乱的头发上粘着很多的黍子皮屑,上衣被汗水浇湿,几乎贴在脊背上。
为了不让我晒着,母亲把摔打过的黍子棵捆好、竖起,给我撑起一个小小的,只容我一个人的荫凉,她又开始继续忙碌。这黍子棵是不能随便扔掉的,等母亲清闲下来的日子里,还要仔细打理、归顺,请匠人做成弹性很好的笤帚,扫院落,扫屋子,扫炕头。
      此事已过去很多年了,可一看见年糕,就想起当时的情景,想起李绅“锄禾日当午,汗滴禾下土。谁知盘中餐,粒粒皆辛苦。”的诗句来。
    母亲做的年糕,正宗,不掺假。那粘度,似乎能把人的牙粘下来。做年糕的过程也是十分的繁琐,在碾米机上去皮,然后准备一个竹筐,把米放到盛满净水的大盆子里,再用瓢子连水带米舀起来,慢慢地澄,把混在其中的沙粒澄出来,放到竹筐里,等米的湿度正好时,到磨面机上磨细。蒸年糕时,一定要掌握好水和面的比例,这样的年糕才软硬适度,口感好。
    刚出锅的年糕,吃起来时,舌尖总是掠过一丝淡淡的苦味,然后才是浓浓的香甜,我想,那丝苦,是母亲辛勤的汗水在里面,够我一辈子品尝的了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QQ|小黑屋|手机版|Archiver|百度|google|读者时代 ( 粤ICP备05140390号

GMT+8, 2018-8-14 16:19 , Processed in 0.104164 second(s), 23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2

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