读者之家

 找回密码
 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查看: 97|回复: 1

[原创文章] 正是人间好时节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18-4-23 15:26:05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一、春天里
      四月中旬的西宁,开着粉的花,黄的花。我出去的时候,草木仍然是枯槁的颜色,有些树叶的芽苞,鼓胀胀的。待我返回时,草地上零星地冒出一簇簇嫩绿的野草。
      在城市里,我看见卖小鸡仔的人,挑了一大箩筐鸡仔叫卖。那些黄绒绒,像毛线球一样的家伙,一个挨一个地挤在一起。天气尚好,只是偶尔有些凉风。旁的人,就说,现在卖鸡早了点。早春一切都是新生的模样。所有的种子都开始萌芽,所有的生命在春天复活。
      有一种书法水写布,卖得很火。只用沾了清水的毛笔,就能在水写布上,妙笔生花。不久,就见不到字迹了。可以重复使用。卖台湾烤饼的人,细心而娴熟地拿了一个装面糊的漏斗,往烤炉的模子里漏面糊。烤得稍干,再放入陷料,红豆沙、红薯陷。我于这样的小本生意特别的喜欢,喜欢他们夫妇二口子,像同时做一幅艺术品一样地认真和专注,这一方天地是属于他们的,早春是属于劳动者的。
      我来到西门广场小游园。这里人烟浮动。一圈又一圈的人聚在一起。有唱戏的、跳舞的、对歌的、下棋的、打麻将的、卖金银玉器的。小游园位于中心广场西侧,傍水而居。临河的一侧,为今年元宵节制作的龙灯,一直没有拆。我先是见到一群穿着大红大绿的中年人,手持扇子,在跳集体舞,就像过年的社火一样。紧接着,被一声豫剧吸引了过去。只见那女人,唱得荡气回肠,淋漓尽致。特别是最后那一声,整个人结结实实地蹦跳了几下,戛然落音、干净利落。她不唱的时候,在旁边和拉二胡的人聚在一起吹笙。这一回她和一个男演员演父女对唱。也不知道,女主角有多少冤情、无人倾诉,她向着父亲,跪拜地下,一声声、一句句催人泪下、感人肺腑。又见一个穿卡其色风衣、黑裤子、黑皮鞋的女子上场了。她的声音比别人清亮,身形苗条。兰花指、莲花步、眼神顾盼流飞。倘若她再著了戏衣、画了妆,那不该有多吸引人。她唱得是《红娘》。
      她们周围,有拉二胡的,敲锣打鼓的、吹唢呐的,还有坐在小马扎上的、站着的观众,以中老年人居多。
      我又往前走,这样的小型演出队,竟然有好几家,竞争相当激烈。唱青海花儿的那一圈人,围得水泄不通;还有一处,残疾人在表演唱歌,一个七八岁的小女孩在拉二胡伴奏,一个中年男人在演唱。小女孩的前面竖着一个牌子,大抵写着:春天来了,我却看不见。他们都是盲人。他们看不见的春天,一定闻得见花香,听得见鸟鸣,感受得到春风滑过肌肤的清凉。
      春天的小游园,以比时令更快的速度抵达了春天。
二、不问,夏天有多长
      火车一路南下,离你生活的城市,越来越近。我却没有勇气联系你。有时候习惯了沉默就会永远的沉默。改变只是一念成真。七月,这座城,以持续的高温,炙烤着行人。可我依然,想和这座离你很近的城市,有一个零距离的接触。
      城市很干净。干净的三两片树叶落地,你都想捡起来。我住房的不远处,是一个风景优美的公园。湖水像一面镜子,树木的枝条如线帘一样,一串串垂下来,粗大的树干,盘根错节。晨练的人们,围着湖水在跑步。
      我每天吃饭只去两个地方。一个是西北人开的面食店。我吃得最多的是炒面。另一个是当地的小吃店。经营着拉肠和米饭菜。一碟碧绿碧绿的生菜、一小碟沾酱、一碗鸡汤、一碗米、两块鱼。吃得简单,却很有胃口。
      如果你来了,这是你的地盘。我偷笑,这样我不用请导游,就能领略美景无数。
      时间那么快,恍若一梦,天色将晚,你走得时候,我说,回去一定给你寄家乡的牛肉干和酸奶。在外打拼的人对家乡,对小时候生活过的地方,总有一份牵念在心头。那是根、是源头。饮水思源,不可忘、不能忘。
      因为空气潮湿,我从西北带来的丸子,长了酶斑。我洗过的短袖总是晾不干。而我却打心里接纳了这座城。我习惯了它的节奏,不慌不忙。习惯了地铁里拥堵的人群和凉快适宜的温度,仿佛整个城市的人都挤在地铁里,这是最接地气的地方。习惯了服务员彬彬有礼地说:先生,我有什么可以帮到你吗?
      我设想过,我们见面时的种种情形。你收到我来这座城的消息后,坐着火车或自己开着车兴奋地来赴约。车上放着田震的歌,“拍拍我的肩我就会听你的安排。”“我要为你改变多少才能让你留下来。”多应景啊!
      上学的时候,实习归来,我们挤到一辆大巴上,唱得最多的是田震的《执着》。模仿田震的每一个尾音,执着地唱,唱得人眼角湿润。
      可是很快又被自己的可笑打住了。
      闷热的天,竟然下起雨来。噼里啪啦,大珠小珠落玉盘。而气温依然走高,人在其中,仿佛是在淋浴。而我的北方,这时候气温会陡降。
      离别总有时,我拖着行李,大汗淋漓地穿街走巷,坐地铁,再转到火车站。这一别,今夕是何年?我终究没有跨越这一座城的距离。一如,镜花水月,只可远观而不可亵玩;又如平行的车轨,没有交集,却在心中永存一份美好。
三、秋天不说话
      秋天是一个令人憧憬、百转千回的季节。看着一片片树叶由绿变黄,天空蓝得像一块画布。有那么多记忆在这个季节复活。秋天是深沉的、有故事的。它的色彩比春夏更丰富,也不像冬凋零得一干二净。
      我是喜欢秋的,常常会看到这样一副场景,或者一副图画。树叶泛黄、层林尽染。金黄金黄的白杨树整齐地栽在路的两侧,由近至远,它们在最远处交汇在一起。路面上,透过树叶的缝隙,阳光洒在满地的落叶上,是那样的如诗如画、温暖人心。
      如果老去,就让我们在秋天老去。有那么、那么一天,我们的先辈都会离我们而去。而自己已是两鬓斑白。如果,再相聚,就让我们在秋天相聚。秋高气爽,秋天的果实一路铺排而来。我游走在城市的每一个街巷,街巷空空,只为和你相遇。一阵秋风过处,哗啦啦,秋叶满天飞,带走了我的思绪。秋天像一位暮年的老人,满头银发、温馨而从容。
      几只麻雀在地下觅食,呼啦啦,又飞走了。
      我开始不想回家。没有了你,家就是空,就是无边的寂寞。一个又一个的梦,一次次醒来,一身冷汗。
我习惯性地捡了一片落叶,我记得你教我的一个小游戏。一人拿一片树叶,然后两根茎交叉,使劲拽,看谁的先拉断。可是你不在啊,我握着树叶的手忍不住颤抖。
      在乡下,田地里,烟雾袅袅。农人们在烧麦草。那缕缕青烟、生生不息,载着我无限的惆怅和对秋天的问候,弥散开来。
      秋天,安静的秋天。有气味的秋天。清冷的秋天。
      秋天不说话。
      多年以后的中秋,你做的月饼,一层又一层,各种颜色。有绿的香豆,红的红曲。吃得人五味杂陈。我定是要慢慢咀嚼这秋天的味道,却又如梗在喉。
      “风定小轩无落叶,青虫相对吐秋丝。”季节不老,眼角新添的皱纹,是秋天留下的痕迹,而我仍然寻不到你的影子。“风一更、雪一更,聒碎乡心梦不成,故园无此声。”山一程、水一程,不远万里,我选择了千万遍,终于决定把自己交给一个暮秋的千年古镇。从此心定,坐看花飞花谢、小桥流水,回忆红尘往事。
      骑马看黄花,秋天,从不会停止自己的脚步,像一匹看不见的白马,载着繁华与凋零、深沉与萧索正从我们身边走过。
四、冬天,你无法选择
      你真得无法选择,季节的更替,生命的轮回。
      又踩着落叶沙沙响的冬天。天色骤然间暗了下来,人们开始裹棕子样,把自己包裹起来。人群周围穿梭着风寒,心情也无法如春季样明朗。也就是那种湛蓝湛蓝的天吧,也就是正午时分吧,阳光给予我们的恩赐,给予我们的温暖,欣欣然张开了眼睛。
      我无法想象那些落叶回归大地后心情会怎样。在枝头灿烂过的,在脚下依然层层相拥,窃窃私语。这季节不会因为你的抱怨,迅速逃跑,也不会因为你和它心心相通,而放慢脚步。所以,我尽量慢下来,慢,更慢。慢慢地沏一壶茶,慢慢地欣赏黄色的菊花在水中绽放,以及红色枸杞的起起伏伏,然后慢慢地啜饮,慢慢地浏览窗外的市场,流动的人群。那些人群周而复始,从未疲倦过,小贩的叫卖声总是把我从梦中喊醒。室内,发财树的叶子在这个冬天凋谢了,谁也无法预知,它何时能重生,何时能浅浅地吐出一抹新绿。
      我记得,小时候,教室里到了冬天,一定要生火的。大人们把劈好的柴火捆成小朵。天麻麻亮,就得提着它,到教室生火,用一种叫油毛毡的东西引火。已经记不清什么时候,有暖汽的。我记得冬天可以用自制的冰车滑冰。父亲喜欢吃放在烤箱内烤化了的冻梨。自从住进楼房,母亲把用了多年的烤箱处理了。我记得一些有风的日子,人们头上裹着纱巾,那些风,没日没夜地嘶吼着。然后,在外行走的人就少了。到水房去提水时,四处结着冰。不知什么时候,不用到户外去打水了。
      冬天,动物们要冬眠,人们,也要贮存过冬的粮食和蔬菜。依然是母亲清洗以后,码成垛的白菜,依然是成袋的土豆。依然是母亲腌制的酸菜和咸菜。倘若在过去,是有地窑的,也就是在院子里,挖一个至少能容一人下去的坑道,大约挖下去三米左右,再挖侧洞。记忆中有成袋装的苹果,贮存在地窑里。闻起来特别香,过了很久,苹果一直保留着水分,吃起来又脆又甜。
      我问母亲,为什么以前的人物质条件并不发达,笑容却那么灿烂,内心却那么踏实?母亲没有给我一个明确而中肯的答案。
      时间如白驹过隙,你已不是原来的你,而我也不能做回原来的我。
      你无法选择,冬天。它或姗姗来迟、或飞逝而过,或漫天飞雪、或阴冷无比。
      冬天,你无法选择。可我并不厌倦。刚刚沏好的那一壶茶,转眼已是春。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QQ|小黑屋|手机版|Archiver|百度|google|读者时代 ( 粤ICP备05140390号

GMT+8, 2018-5-23 07:19 , Processed in 0.080013 second(s), 22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2

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