读者之家

 找回密码
 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查看: 54|回复: 2

[原创文章] 父亲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17-12-2 13:42:32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父亲病了,锁骨上疼痛,送他去医院后帮他挂好号,突然有电话来了,工作上有急事。
我说:“爸,我有点急事,检查你慢慢来,我先走了。”
“嗯,好~~”爸回答道。
中午电话问爸:“检查搞得怎么样了?”
“正在做着了。”
一天下来我一直在忙着自己的工作,也没去多想其他的事情。下午五点多的时候,爸打电话过来:“今天有个检查还没检查到,排了明天早上的号。你明天有空吗?”
“爸,现在年底,检查多,忙不过来,搞检查你慢慢来就是。”
“你看能不能请半天假咯,我楼上楼下的,跑来跑去,脚都酸了,头也晕了,刚去过的地方一下子又忘了。你来半天咯?”
听到父亲的“你来半天咯”的话时,我心里一下就软了。
因为父亲最后那句“你来半天咯”话的语气与我三岁的儿子说“爸爸,你来咯?”的语气是一模一样的,是那种哀求的声音,那种足以刺穿我心肺的声音。
是的,医院里人是那么多,检查是那样的东奔西跑,问着问那的,还有那暗无天日的排队,那喧杂的声音…都是那样的令人烦躁,无时无刻的消耗着病人的耐心和能量。我以为一切都很简单,简单的像和白开水一样。
人老了,就跟小孩子一样,没有安全感,面对陌生的事物不知所措,只是一个在慢慢变弱,一个会慢慢变强。而在我们印象里,父母还是那个曾经无所不能的父母,不光事事都能摆平,还能为我们遮风挡雨。
小时候,总爱缠着父亲给我讲故事,讲水浒、讲三国,讲薛仁贵…现在由记得父亲讲薛仁贵的故事时我那个高兴劲。那时候父亲讲“薛仁贵一个人可以吃十个人的饭,一个人可以扛起本来要十个人抬的木头。”父亲一边讲,我就一边“哇哇哇~”的叫。
我还以为父亲还是那个为我讲故事时候的父亲,以为父亲什么都可以搞定,而我以工作忙为借口,匆匆离去,不闻不问,可是我错了,父亲渐行渐远,像个小孩一样。此时此刻,忽然想起龙应台的《目送》来,她在文章里写道:
“有一次,发现排泄物淋满了他的裤腿,我蹲下来用自己的手帕帮他擦拭,裙子也沾上了粪便,但是我必须就这样赶回台北上班。”
“我慢慢地、慢慢地了解到,所谓妇女母子一场,只不过意味着,你和他的缘分就是今生今世不断地目送他的背影渐行渐远。你站立在小路的这一端,看着他逐渐消失在小路转弯的地方,而且,他用背影默默告诉你:不必追。”
多么无奈,多么无情,多么绝望的龙应台啊,可是你我都是一样的龙应台。
目送是不可逆的,只希望在目送中能彼此更多的温暖,愿时间慢慢来。

发表于 2017-12-3 00:31:05 来自读者论坛手机版 | 显示全部楼层
初中时,听得别的老师念龙应台的《目送》,当时只能感受字面的意思。如今似乎大约能体会到其中的无奈,不可挽留。更觉应活在当下,珍惜当下人,不要留有太多遗憾。 “我慢慢地、慢慢地了解到,所谓父女母子一场,只不过意味着,你和他的缘分就是今生今世不断地在目送他的背影渐行渐远。你站立在小路的这一端,看着他逐渐消失在小路转弯的地方,而且,他用背影告诉你:不必追。”——《目送》
 楼主| 发表于 2017-12-4 18:35:45 | 显示全部楼层
巴金沈册 发表于 2017-12-3 00:31
初中时,听得别的老师念龙应台的《目送》,当时只能感受字面的意思。如今似乎大约能体会到其中的无奈,不可 ...

人都会老去,都会渐渐消失,好好珍惜面对的所有人。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QQ|小黑屋|手机版|Archiver|百度|google|读者时代 ( 粤ICP备05140390号

GMT+8, 2017-12-19 00:27 , Processed in 0.156208 second(s), 22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2

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