读者之家

 找回密码
 加入之家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查看: 138|回复: 2

[原创文章] 端午节小忆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17-5-21 22:12:03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

      艾蒿是可以有的,而且要高一些,更枝叶纷披一些,斜斜地靠在门框;菖蒲也是可以有的,单独插在门环,或者与艾蒿绑在一起,你青我也青,青青密密紧挨着,扎着红丝绳,像一对小冤家。

      但我很清楚:艾蒿不来自我家菜园,没有母亲过目和经手;菖蒲也不来自稻田旁水沟,或家门口的池塘,缺少父亲绾起裤腿下水,那轻轻地一扯。

      时蔬大上市。黄瓜是嫩黄瓜,浑身带刺,还顶着一朵小黄花。瓠子有修长的身材,正适合用“亭亭玉立”一词。茄子穿一身紫袍,很有几分富贵之气。辣椒青涩,没有一点老辣……那时,我的嘴特馋,又特刁:坟窠里的酸苔,河埂上的刺梅,麦地里的野豌豆,草丛中的茅丫,石缝中的鸡腿子……差不多都吃个遍,偏偏对这些时蔬不太感兴趣,拈进碗里,也多半在无人看见时偷偷扔掉,宁愿多吃几口白米饭。

      偶有梅子、李子,酸不拉唧,却如获至宝。

      偷几枚青杏,揣在口袋里,趁人不备时咬一口,牙都快酸掉了。

      园中的桃,为时尚早,有鹌鹑蛋大小,吃也勉强,只是不怎么划算,便强咽下口水。隔壁王奶奶家的野桃,毛乎乎的,哈嗓子,远未到偷摘的季节。

      花不多,印象中只有月季,开得还算端正雅致。端阳堇,大大咧咧的,红彤彤的,站在菜园门口或墙角,抬头不见低头见的,对此,我很不上心。

      栀子花倒是一个例外,花瓣白亮,像女人藏着的肌肤。从含苞到绽开,再到萎谢,到干枯,清香不散,令人羡慕。最喜欢将它的花苞采回来放在碗里,加一些清水,第二天全开了,像一碗笑脸,或无数张对你喋喋不休的嘴唇。

      新麦收回家,用老面做引子发馍馍,贴在饭锅边,或单独蒸一蒸,馍馍膨大松软,闻着清香,吃着津甜,很受孩子们欢迎。至于擀成面条,要颇费一番力气,再切好瓠丝,下满满一锅,大家都抢着吃时,我却懒懒地动着筷子。包成饺子,我是求之不得的,韭菜、干子、鸡蛋、油渣做馅即可,我没有更奢侈的需求。倘若是瘦肉馅的,算是烧了高香,是不可多得的口福。

      粽子肯定要包的,粽叶、稻草,用水泡一泡煮一煮,增加其韧劲。多半是些白米,偶尔掺进红豆、绿豆;也有加入蜜枣、蛋黄、咸肉之类,但那是多年以后的事,从未塞过我少年的牙缝。粽子五个一扎,十个一串,二十个一挂,放进大锅里,清水煮沸,一沸二沸三沸,水气氤氲,清香满屋时,粽子便熟了。

      大家都捧着碗,加几勺红糖、白糖,将线绳解开,粽叶剥除,粽子滚进碗里,翻转两下;粽子身上沾满了红糖、白糖,迫不及待咬一口,一不小心会烫了舌头。

      端午将至,这些都还可以有,但早已退而求其次了。我也只能退而求其次了。失去母爱已二十四年,父亲也已走了五载,我还能吃到母亲包的粽子,父亲擀的面条吗?

      爱人在乡下小学任教,有时也带回几颗粽子,学生家长或朋友送的。虽不是母爱的粽子,但还沾着乡土之气、故里之情,我是愿意这样退而求其次的。

      在电饭锅里蒸热,或在电磁灶上加水重煮,剥一只放进碗里,就这样白吃,糖是不必加的,倒不是我害怕高血糖;因为这粽子再怎么加糖,也没有母爱之甜了。

      人好粽也甜。我还是念得起这份情,不忘这份情的。白白的,吃一颗便饱了,便心满意足了。心里想着,端午真好,能吃上粽子的端午更好。何必苛求粽子的来路?再说几只粽子又能有什么来路呢,粽子之于我:若不是买的,就是一串乡情罢了。

评分

参与人数 1积分 +25 读者币 +25 收起 理由
吕锡成 + 25 + 25 很想拜读您更多的经典文章!

查看全部评分

发表于 2017-5-25 23:18:11 | 显示全部楼层
屈子冤魂终古在,楚乡遗俗至今留!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加入之家

本版积分规则

QQ|小黑屋|手机版|Archiver|百度|google|读者时代 ( 粤ICP备05140390号

GMT+8, 2017-8-24 01:43 , Processed in 0.235352 second(s), 31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2

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